将成员移出团体并成为被告山东“踢组第一案”判刑

将成员移出团体并成为被告山东“踢组第一案”判刑

将成员移出群聊,组长成为被告!山东“踢群第一案”判决

齐鲁晚报青岛7月29日(记者张晓鹏·宋·祖峰)公众关注“让成员退出群聊成为被告”案 7月29日下午,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公开审理,法院裁定:驳回刘孔笙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0元不予退还。

今年年初,山东律师刘孔笙被从“诉讼服务小组”中除名,起诉山东省平度市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刘德德侵犯其名誉。刘德德被要求以书面或视频方式道歉。同时,刘德德要求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2万元。 这个案件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7月29日14: 30左右,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会,审理“将成员移出集团与集团领导人聊天并成为被告”的案件 在法庭听证会上,记者看到法庭邀请了一些NPC代表、CPPCC成员、公众代表、法律专家和20多家新闻媒体出席听证会。

在法庭辩论中,原告刘孔笙表示,他起诉了“诉讼服务集团”的所有人,即山东省平度市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刘德德,因为被告将公共权力视为自己的私人权力,法治意识薄弱,擅自解散公共集团。 同时,他说他的内容是维护司法权威。被告侵犯了原告的言论自由权,损害了原告的名誉,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和荣誉权。 为了唤醒全社会的法治意识,弘扬法治精神,使本案成为展示全面法治成果的典型案例,我希望上诉能够得到支持。

被告刘德德称原告的起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要求。 原告刘孔笙被排除在群聊之外,因为他在群聊中说了不恰当的话,是群聊领导者的个人行为。他的诉讼应该驳回。

刘德德认为,首先,从该团体的性质和宗旨来看,该团体是由个人设立的,允许不明身份的律师和法律工作者相互沟通,讨论与诉讼和立案有关的问题。 将说了不恰当话的刘孔笙从群聊中除名,是组长管理团队的自主行为,符合集团规定。 其次,被告认为他没有侵犯刘孔笙的任何权利,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刘把刘孔笙从群聊中带出来并不是侵权行为。它不损害事实、过错和因果关系,不符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

经过将近半个小时的法庭辩论,双方在作出最后陈述后进入法庭调解程序。原告在法庭上说他愿意接受法庭调解,而被告明确表示他不同意调解。 同时,他补充道:“我没有侵犯原告的任何权利!”由于双方之间的巨大分歧,法院没有进行任何进一步的调解。

法院认为,在本案中,刘的德治并没有对刘孔笙的名誉和荣誉做出任何负面评价。刘孔笙要求道歉和赔偿损失的依据是,根据刘的德治,他被驱逐出集团,这并不构成在本案中提起侵权民事诉讼的法律理由,也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

当天下午,主审法官当场作出判决:驳回刘孔笙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0元不予退还。 双方在法庭上都表示不会上诉 至此,引起公众关注的“将成员移出群体谈话并成为被告”一案的一审尘埃落定。

法庭解释:

原告违反集团规定,“踢”是独立管理的行为。

2019年7月29日,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会,审理刘孔笙诉刘德德的名誉权纠纷案。合议庭决定休庭后驳回原告刘孔笙的起诉。 为了让公众充分了解案件的相关情况,莱西市法院相关负责人解释了一些关切。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通记者

张晓鹏宋祖峰

被告根据“集团权威”被逐出法庭。

法院认为,互联网群体是网民在线交流信息的网络空,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积极社会能量的重要载体。 本案涉及的群体已经建立了一套群体规则,表达了群体中的言论应该发扬积极的能量,维护司法权威,这是值得肯定的。

网络是无限的,行为是适度的 网络既是虚拟现实,也是虚拟现实。网络空是自由开放、包容和谐的,像现实社会一样需要自由和秩序。 用户在线,规则在线。 刘利用互联网平台授予集团领导人的职能权限,将刘孔笙从集团中除名,他认为这是不恰当的,这是“谁建立集团,谁负责”和“谁管理,谁负责”自治规则的应用

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多元化。 法律法规、公共秩序和善政、道德规范和自治法规等社会规则在各自领域发挥作用,相互补充和补充。 司法审判是解决社会冲突和纠纷的途径之一。成立案件和说明理由的诉讼的先决条件是满足起诉的法律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群体所有者和群体成员之间进出群体的行为应该属于一种友谊行为,这种友谊行为可以由网络群体中的成员自主决定。 在这种情况下,刘的德治并没有对刘孔笙的名誉和荣誉做出任何负面评价。刘孔笙要求道歉和赔偿损失的理由是,根据刘的道德准则,他被从该团体除名。不构成本案提起侵权民事诉讼的法律理由,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

此外,莱西法院相关官员表示,《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已于2017年10月8日实施。根据“谁建团、谁负责”和“谁管理、谁负责”的原则,条例第9条对集团所有人规定了义务:“互联网集团建设者和管理者应履行集团管理职责,按照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惯例规范集团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建设文明有序的网络集团空 “对群体成员而言”,网络群体成员在参与群体信息交流时,应遵守法律法规,文明互动,理性表达。” 作为集团的经理,集团所有人负责监督 “群体成员被排除在群体聊天之外”的行为本身在很大程度上属于自然人自愿自治的范畴。法律法规不会也不可能制定越来越详细的法规。 在这种情况下,刘德德根据微信群授予的权限发布了集团规定。当刘孔笙违反集团规定时,他根据权限将他们移出集团,这是根据职能权限管理集团的自主行为。

相似的案例

法律不应该干预

莱西法院官员说,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使用互联网群体,也可能是群体经理。 每个人都应该清楚,互联网空是无限的,但网民的行为是有限的,互联网是自由有序的。 虽然在本案中因网络集团根据其职能行使职权而产生的纠纷属于独立管理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受理范围,但网络集团并不“违法” 网络群体成员利用网络群体传播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禁止的信息,利用信息网络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作为集团的所有者,他应该对集团负责,并履行好自己的管理职责。 所有成员在群体内交流和沟通时应遵守法律法规,文明说话,理性表达,共同维护文明网络空

对于本案中因拆迁等网络行为引发的纠纷,相关部门应提高行业管理标准,加强网络成员的自主性和自律性,引导网络群体成员在参与群体信息交流时坚持正确的指导,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积极健康的网络文化,建设人人负责任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维护网络空

在现实生活中,成员被从“师/[/k0/”组中除名是很常见的,人民法院应明确,因行使与本案类似的互联网组的职能而产生的纠纷属于自我管理行为,法律不应干预,人民法院不应受理类似案件。

案例回顾:

原告说了不恰当的话。组长提醒

平度法院法官俞建平在2018年5月31日成立微信群。平度市律师和法律工作者可以通过相互邀请加入该团体。 刘孔笙是被其他律师邀请加入这个团体的。 2018年6月7日,刘德德成为该团体的领袖。 6月9日,刘德德宣布了《群公告》和

2019年1月21日,刘孔笙在该集团陆续发布了与提起诉讼无关的视频和评论。刘德德提醒刘孔笙注意上述内容的言行 但是刘孔笙没有理会他们,与该组织的成员何某发生了争执。 刘德德提醒孔笙后,他继续发表相关评论。 同一天21点左右,刘德德将刘孔笙从小组中除名。 刘孔笙起诉平度法院。本案由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移送莱西法院审理。

刘孔笙声称,在他在“诉讼服务组”的正常聊天讲话中,该组组长刘德德无缘无故地将他从该组中除名,当其他律师将他拉回到该组时,他拒绝进入微信组。

刘孔笙认为刘的德治行为严重损害了他的名誉,并要求刘以书面或视频方式道歉。精神损害赔偿:2万元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quy77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