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释新税法减税后个人税收负担减少了多少

专家解释新税法减税后个人税收负担减少了多少

记者王鸿儒|北京报道(本文发表于2018年010月35日)8月31日,新税法经过七次重大改革后正式公布。

起征点定在每月5000元 新税法规定,居民个人的综合收入,应纳税所得额为每纳税年度收入扣除6万元费用后的余额,以及依法确定的专项扣除、专项追加扣除和其他扣除。

减税倾向于中低收入人群 扩大3%、10%和20%的低税率范围,缩小25%的税率范围,保持30%、35%和45%的高税率范围不变。

多项支出可以扣除 除了基本扣除标准和“三险一金”等特殊扣除外,还增加了特殊附加扣除,包括儿童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或房租利息以及对老年人的支助。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了多次参与起草和修订税法法规及涉税文件的中国法学会财税法研究所副所长、原国家税务总局税务研究所所长刘佐,请他解释新税法的重要修正案。

减税后个人税负减轻了多少?

《中国经济周刊》:这项修正案带来了什么减税奖励?

刘佐:随着费用扣除标准的提高和新税法规定的税率调整的实施,工资薪金收入的个人所得税负担将会减轻,其中中低收入纳税人的税负将会减轻得更加明显

例如,一名员工月薪1万元,没有其他收入。目前,按规定扣除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以下简称“三险一金”)约2250元和费用3500元后,即可缴纳个人所得税。应付税款大约是320元 根据新税法规定的费用扣除标准和税率,员工每月应纳税额将减少到82.5元左右,税负将减少近四分之三。 如果员工的月薪只有6400元,而且没有其他收入,他就不再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

事实上,如果你想通过普遍减轻个人,特别是中低收入者的税收负担来改善民生,你可以考虑减少所有雇员缴纳的社会保险费。 目前,月收入1万元的人需要缴纳约1050元的“三险”,是他们应缴纳的个人所得税的两倍多。 但是,这必须考虑到社会保障基金支出的安排。

此外,日后我们亦可考虑减低一般商品及服务税,以及减低具有明显累退性质的增值税。 如果一个月收入10,000元的人缴纳“三险一金”和个人所得税,而他得到的7,000元用于生活开支,他可能要花700元中的一部分来缴纳增值税,这比他应该缴纳的个人所得税还要高。 然而,有时企业会利用政府的减税措施来提高价格。恐怕很难确定消费者是否会从政府的减税政策中受益,以及他们会受益多少。

《中国经济周刊》:此次减税考虑了哪些因素?

刘左:个人所得税负担的轻重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除上述扣除外,还需要同时考虑其他因素,如费用扣除、税率、减免税等,并具体计算上述因素联动下的税负变化。 如果扣除费用增加到10,000元,月收入约12,900元且无其他收入的工薪阶层在扣除“三险一金”和上述费用后,无需缴纳个人所得税。 2017年,年收入在12万元以上的个人所得税纳税人在全国个人所得税中申报比例不到10% 这对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来说可能很难通过。

《中国经济周刊》:有些批评家认为目前的纳税群体主要是工人阶级,没有有效的方法向真正的富人征收个人所得税。 你如何看待这个陈述?

刘佐:从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个国家的情况来看,虽然对工资收入征收的个人所得税是这种税收的主要来源,但少数高薪人士缴纳的税收却是其中最大的一部分。 此外,根据政府公布的相关数据和一审草案,2017年个人所得税纳税人在国民就业中的比例约为四分之一,改革后可能降至8%左右(扣除部分后,上述比例可能会更低) 与绝大多数不符合个人所得税标准的低收入人士相比,上述纳税人恐怕不能说是低收入阶层。

如何设计特殊的附加演绎?

《中国经济周刊》:从新税法的角度来看,除了“三险一金”和居民个人按照国家规定的范围和标准支付的其他费用外,还增加了特殊的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费用、继续教育费用、大病医疗费用、住房贷款利息和房租、赡养老人费用等。 如何操作特殊附加扣减?如何确保公平和防止欺诈?

刘佐:根据目前的国情和国外的经验,在我国全面征收个人所得税之初,税前扣除似乎应该适当简化,扣除项目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基本费用扣除和特殊费用扣除

其中,基本费用的扣除是指基本生活费,包括纳税人本人及其家属(包括配偶、子女和父母等)的生活费。);扣除特殊费用是指扣除纳税人基本生活费以外的特殊用途费用,包括社会保险、住房、教育和特殊医疗费用。费用扣除应符合国家相关政策,与相关制度相衔接,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

在新税法规定的特别附加扣除中,如何确定儿童教育费用、继续教育费用、大病医疗费用、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和养老费用等支出的范围和标准,以及如何将这些扣除与中国现行的义务教育、公共资助教育、助学金、奖学金和学生贷款、职工教育等相关政策和制度联系起来,似乎都需要具体规定。

如果上述问题暂时难以处理,大规模经营可能导致管理成本高、漏洞大、矛盾多。因此,基本费用的扣除额可以综合考虑。对于某些项目,采用固定扣除法(如学前教育费用、抵押贷款利息和租金等)。)也可以首先考虑。

目前,我国个人所得税纳税人在就业人口中所占比例较低。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后,将会更低。纳税人平均年收入至少10万元。 由于绝大多数就业人员的收入不符合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条件,不能享受任何税前扣除,如果大量的税前扣除项目和提高这些扣除项目标准的措施只能惠及少数高收入纳税人,这恐怕不是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的初衷。

《中国经济周刊》:有些人还建议子女教育费用的扣除只能由已婚纳税人享受,单身纳税人不能享受这些扣除。因此,与已婚纳税人相比,他们必须缴纳更多的个人所得税,这被怀疑是“单一税”,应该给予财政补贴。 你怎么想呢?

刘左:上述观点逻辑不太严密,不符合实际情况。 因为已婚纳税人可能不都有子女的教育费用,单身纳税人也可能成为已婚纳税人。

根据“单一税”的逻辑演绎,因病情不严重而享受大病医疗费用减免的纳税人应比因病情严重而享受大病医疗费用减免的纳税人缴纳更多的个人所得税。是否也有“健康税”的嫌疑,政府是否应该给予医疗补贴?

为什么高税率之间的距离保持不变?

《中国经济周刊》:在新税法中,30%、35%和45%的高税率不会改变。为什么?

刘佐:新税法规定的综合所得适用税率基于现行税法中适用于工资薪金所得的7级累进税率,减少了适用于3%、10%和20%税率的应税所得和部分适用于25%税率的应税所得的税负。适用于30%、35%和45%税率的应纳税所得额保持不变,反映了中低收入个人所得税纳税人减轻税负、保持高收入调整的政策取向

随着前4步应税收入的税负降低,即使后3步应税收入的适用税率保持不变,总体税负也会降低

有些人主张适用于综合收入的最高累进税率应为35%、30%甚至25%,而另一些人主张降低税率。 他们希望大幅减轻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负担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说法可能是不合理和不现实的。 因为适当的累进税率有利于根据负担能力原则调整纳税人的收入,同时获得一定的财政收入;个人所得税的税率和税负、企业所得税的税率和税负以及个人所得税不同项目的税率和税负需要适当协调,一个方面不能考虑。即使有必要降低个人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和税负,也应该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

目前,一些国家确实以相对较低的单一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但这类国家的数量非常少,其中许多国家经济不发达,而美国、日本、英国、瑞典、澳大利亚等经济发达国家和印度、埃及、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的个人所得税制度普遍采用超额累进税率。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quy777.com